首页 文化资讯 展览活动 摄影艺术 书画艺术 收藏投资 新丝路图库 国学讲坛 博文推荐 艺术专访

艺术专访

子栏目:

南北相融苍亦润 笔境兼奇雅而逸

来源:未知 作者:新丝路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0-30
摘要:南北相融苍亦润 笔境兼奇雅而逸 董明江山水画作品欣赏 何俊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是中国古代最高的文人思想,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概莫能外。因为在中国绘画史的发展中,山水画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最能体现民族文化精神的画种而蔚为大观。
南北相融苍亦润 笔境兼奇雅而逸
——董明江山水画作品欣赏
 何俊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是中国古代最高的文人思想,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概莫能外。因为在中国绘画史的发展中,山水画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最能体现民族文化精神的画种而蔚为大观。作为当代山水画家的董明江,为自己确立的绘画主题是属于回归传统的范畴,并把他凝聚在自己的作品里。
       董明江的山水独尊水墨写意,在放而不乱,笔随意转的笔法与墨法中,建立自己的语言秩序和笔墨方式。应该说,画家的艺术观、艺术理念源于中国文化的厚重。他的山水和传统文化与古老哲学水乳交融般难解难分。所以,明江的笔墨始终追求一种自然而然、意味隽永的审美意味与格调,点、线、墨、色中流荡着无限生机与气韵。虽然他笔下的山水仍是传统的勾皴点染,但却是放笔挥洒,恣肆写就,力求线条遒劲飘逸不失韵致,用墨浑厚松活不失秀润。画中山川、林木、烟云、瀑水既有流动空灵之效果,又有某种神秘幽深的灵气,造境苍茫旷远,大气纵横,静幽中溢出诗情,雄浑中蕴有意趣。他笔下的山水,正如他的心性,兼有北派的豪强之气和南派的韶秀之韵。
       明江出生在古城西安,作为一名画家,他很幸运与艺术大家的崔振宽,江文湛,王炎林、郭北平、史永哲等老师在西安特种工艺美术厂工作学习和进行艺术创作研究,在浓厚的艺术氛围中, 他完全靠自身的刻苦与勤奋,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青年一步步走进画坛,走向成功,这得之于他对艺术的酷爱,也得之于他在艺术语言上的天赋的感受力,更主要的,是他内心涌动的那种自强不息、坚韧顽强的精神。在求学问道的历程中,明江转益多师,融会古今,广取博收,追根溯源,不但受诸位名师浸染影响,获益良多,而入中国国家画院又得到当代著名山水画家、漓江画派领军人物黄格胜师承的入室弟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在笔墨探索中力求把北方山水的雄强浑厚和南方山水的清奇秀美相融互渗, 在酣畅的笔墨中不断寻求生活之美, 山川之美,更多的是在“师古人”、“师造化”的并行不悖中,日益理解笔墨理法,乃至鼓起了创作的风帆,其颇具新意的山水画创作层出不穷, 旗开得胜,已引起美术界和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关注,名声日重,影响渐大,卓然成家。
       千余年来,中国山水画艺术之所以经久不衰,很重要的原因是在师法古人的同时,坚持师法造化的原则,进而由“外师造化”走向“中得心源”,造成艺术空间与实际空间的差异,这也为强化、升华真实空间,为笔墨情趣的再创造提供了可能。明江在以黄格胜为代表的诸位名师的指导下,在深入研习历代画学理论及名家的经验中,通过多年的思考和实践,得出了“谁轻视和淡忘这一原则,必将导致失败”的结论,总结出一句话——“刻画自然,重在心源”,作为他山水画创作的座右铭。这就是说,他的艺术创作必须来自对自然的刻画,必须以现实为源泉,但是这种刻画不是再现模仿,而是更重视主体的抒情与表现,必须是自然现实的形神与画家主观的情思有机统一的东西,是主体与客体、再现与表现的高度统一。
       基于这一原则,明江的山水画大致有两种面貌:一种是为参加全国性中国画大展创作的鸿篇巨制,如《龙胜青山有瑞云》《艳说林溪风雨桥》《天定海成祥瑞太平》《长岛来潮云飞翔》《云涌风清浩气长》等,画的都是气势恢宏、震撼人心的全景山水,偏重于自然景观的刻画。由于这种刻画经过了画家主观情思的熔铸与再造,已是注入了内心感情的心象,构思奇谲多变,对象分布错杂,以线立骨的峰峦岩壑,变化多端,与林木交错,与屋宇田畴相抱,神奇莫测。整幅作品勾勒稠密、繁而不琐,皴染满布、淡而不薄,严谨整一,饱满丰厚,画得气象万千,雄秀兼夺,扑人眉宇。景观的呈现,颇有实境感,有接近写实之处,又有高度的综合与提炼,既不乏北宋山水画的营养,又在艺术幻化中借鉴了现代艺术的视觉观念,实在是密体山水的绝妙之作。
       他注重写生,但又不照搬现实,,,使画面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气派,在吐纳自然的过程中渗透出强烈的自我审美情感。
       明江的另一种山水是对景事物写生,经过理性的调整升华到唯美的状态即兴有感创作的作品,如《重回汉唐》《云横秦岭》《行健天地》《闽西风情》《宫城新韵》等系列作品,其感人之处来自于他“刻画自然”“重在心源”的表情达意。或者山外有山,云追雾随,祥光古寺,雕梁画栋,飞檐斗角,屹立于参天古柏浓荫掩映之中;或者近景,老树新枝,花竹密茂,雅致幽静,生机盎然;或者取山侧水旁,民居隐现,悠然邈远。其基本点在追求气韵生动,笔法松动灵活,往往粗细互用,化繁为简,巧拙相生,轻重快慢发挥自由,总的趋势是恣肆劲健、泼辣而蕴藉的干、湿笔相济为多。用墨随情就景,随机生变,墨气淋漓,层次井然,对墨色的渗化浸润极有把握,深得这种疏体山水之写意精髓。
       统览明江这两种面貌的作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标新立异不落俗套。不管是饱满的构图还是空灵的布局,其山水画宗法董源、巨然,由此生发,上窥唐宋元诸大家堂奥,于黄鹤山樵得益尤多,是故其笔力内蕴,刚柔相济,温润圆通,与山川氤氲之气相协而相谐。但明江又显然不让前人的成法束缚自己的手脚,而是在借鉴前人时自觉地保持面对自然的新鲜感受。当然,保持观察感受的新鲜感,只是迈入创作的第一步,进一步就是艺术家内心的情思和构设,这就是明江强调“重在心源”的真正含义。即结合自己的学养、阅历、审美视角,去发现美,去想象,去生发,去刻画自然,形成自己山水画特有的意趣、程式和笔墨。
       明江的山水画所以能达到创作的飞跃,我以为是他紧紧抓住两个活源头的结果:一是蒙养,二是生活。正如《苦瓜和尚画语录》中所言:“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能受蒙养之灵而不解生活之神,是有墨无笔也,能受生活之神而不变蒙养之灵,是有笔无墨也。”“蒙养”对明江而言是汲取与思考,是学而广,思而深,学而不泥,思而不僵。他善于充分吸收传统笔墨的成就,重视书法造诣的锤炼,以强化笔墨的表现力;他还善于融合传统的笔法韵律与西方的平面构成,把西法的设计意识与情随意走的书写意识结合起来,使之融入心随笔运的笔墨运动中来,在山水画中发挥了中国绘画艺术以书法为核心的情义。“生活”对明江而言,则是“搜尽奇峰打草稿”,是慧根灵性的启发,是山川万物独立形态的把握。正是生活的恩赐,使明江将生动笔墨与师法自然相联系,不仅使自己笔下的山水不断出新、别开生面,还使他的山水画创作达到新的高度,推动了他的创作历程不断精进。
       很显然,作为当代山水画家的董明江,他的根是扎在中国画传统的土壤中的,但他的趋向却是向着当代的。他以他的作品印证了这样一个真知灼见:传统山水画的笔墨语言,一旦和现实自然地接触,便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有传统功底的山水画家,只有到大自然中去观察、体验和写生,才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有真正的艺术创造。概言之,明江的成功得益于他在笔墨蒙养和生活累积的两个方面的修炼,得益于他不仅师古人之迹更师古人之心,得益于他不仅重视“外师造化”,更看重“中得心源”的主观性与山川神遇而迹化的心象表达。
      明江的作品既有成熟老到的笔墨魅力,又有强烈的视觉感染力,他画出了自然的灵性,也画出了自我的灵性。这源于他的画中有生活,有激情,有思考。可以说,明江是一位立足传统、面向生活、走向现代,实力型的具有无限潜力的山水画家。

 

 

                                                                        岁次丙申夏日于城南永宁门
                                                    何俊锋, 作家,美术评论家, 陕西美术执行主编

责任编辑:新丝路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