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资讯 展览活动 摄影艺术 书画艺术 收藏投资 新丝路图库 国学讲坛 博文推荐 艺术专访

艺术专访

子栏目:

纪实摄影家任永健谈《我与摄影》的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新丝路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08
摘要:我与摄影 摄影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人类文化的又一里程碑。我不具备多少理论和知识,但我有幸一生伴随摄影,摄影有酸甜苦辣的陪侍着我。一张张片子,在岁月的磨砺中成全了我的艺术之梦。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参加工作,爱写、能画知识年轻的热情。在1958年以所谓
我与摄影
                       任永健
       摄影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人类文化的又一里程碑。我不具备多少理论和知识,但我有幸一生伴随摄影,摄影有酸甜苦辣的陪侍着我。一张张片子,在岁月的磨砺中成全了我的艺术之梦。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参加工作,爱写、能画知识年轻的热情。在1958年以所谓的“特长”,不知被那位“慧眼”识之,使我走进了当时的“临潼报社”,我至今不知他是谁,心里一直充满了怀念与感激。没有他,我与摄影无缘。
       在报社,当时有一台“禄莱”牌相机,勾起了我的好奇,哪曾想竟一生与照相机结缘。记得当时,没有人教,没人指导,自己就开始了瞎摆弄。开始闹了很多笑话。记得第一次背着相机,到氦肥厂区采访,端着相机怎么也把大烟囱装不进画面。这成了我一生学摄影的笑话。
       后来报社撤销,到了县文化馆,写字、画画、照相成了我的专职。在那时,我更钟情于摄影。
       何以迷恋摄影,已无从说起。可能吸引我的是摄影的新奇与它特异的复制,它以绘画的平面凝固了生活中的无聊与平淡,并使闪光的生活瞬间化作永恒的美。并充满了偶然的奇遇和心跳的捕捉刺激。
       遗憾的是我几十年的摄影生涯,并没有拍出几张以为好的片子,但是我遇到了一个伟大的时代、多变的时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代。我伴陪着,留下了“革命时代”的风情。不算丢失的片子存下了万余张底片和照片。
       古稀之年,身体还好,和一帮青年人搅合在一起摆弄相机,并没有理会这些老片子。正是这帮年青人撩拨的有了为这些老片子出集的念想,从此,一发不能收拾的折腾,由于时间较长,当时资料记录不详,花费五年多时间,经过这个理、选片、扫描、打印、编选样本、反反复复多次,如今编集成这本黑白老照片,定名为“追忆岁月”,其目的重温过去,记住历史,感受今天,使人们得以温故而知新。
       这本老照片集子,年轻人感到陌生,似乎也很遥远。走过的人们倍感亲切难以忘怀,会给人们带来无尽的回味!


责任编辑:新丝路

最火资讯